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40360|回复: 1417
收起左侧

[小说] 梅尔莎漫游梦境~老鹰小小的长篇故事~(2016年01月09日更新)

  [复制链接]

签到天数: 1488 天

连续签到: 20 天

[LV.10]以坛为家III

我的主人:国宝级动物

我的奴隶:

海盗

樱★冰の涙

发表于 2008-5-6 21:35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孤鹰 于 2016-1-9 13:56 编辑

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故事,没有复杂的情感纠葛、没有激动人心的情节、甚至没有绚丽的文笔

他不过只是一些小小的幻想、小小的童话、小小的逃避,或许有一点点渴盼、渴盼他以及从小所想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是真实的,真实得如一个寄托、一个逃避现实的轻灵的港湾

他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小故事,和其它的平淡无奇小故事相比,只不过他比较长,只不过他寄托着老鹰所真心希望成真的某些遐想

他很普通、也很虚幻,普通到老鹰根本不奢望会有人喜欢、有人愿意看下去,却又虚幻得或许除了老鹰以及故事里面的人物之外没有人能明白

他是老鹰从初一下学期四月开始写起的,大一下学期六月完结,总共大概三十多万字的样子。因为时间跨度太大,自己的认识以及其它都有一些改变,于是同年暑假开始重写,大幅的推翻、修改,现在已经写到第三部分的末尾。写的同时有时会找时间把写过的部分打出来,目前打到第20节、也就是第二部分末尾的样子

老鹰的文笔和构思都很一般,不过是个喜欢空想、自以为是的家伙,曾经犹豫要不要把已经打出的部分陆续发上来,斗争再三,决定献丑一把,没兴趣或觉得写得差劲的同学可以拍砖,有兴趣的就待老鹰慢慢更新吧——大坑!

PS:题材大概是幻想一类的,有些游记的成分;每次更新不会太多,大概是一节的一部分,因为一帖太多了估计看起来也就郁闷了~~~或许中途还会夹杂几张老鹰从网上找的、附会到景物中的图片吧

PS':有些因为打字时候不小心造成的同音错别字请多多包涵(错别字很少),老鹰的手稿里面是很注意不写错别字的,打字后没有校正,可能会有些错误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钱 +10 经验 +5 收起 理由
moon + 10 + 5 支持原创!希望继续写下去

查看全部评分

本帖被以下淘专辑推荐:

签到天数: 1488 天

连续签到: 20 天

[LV.10]以坛为家III

我的主人:国宝级动物

我的奴隶:

海盗

樱★冰の涙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6 21:36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下面开始是正文:



                

    这是一个漫长又神奇的故事,神奇得我划完最后一个省略号,还不能确定它是否真实
    ----不过谁又能说它仅仅只是臆想呢:那几本日记,那些图片、合影明明就摆在我的面前呀,它们自从那天起就立在了我的桌子上,向我证实着这个故事的存在!
    对了,这里要声明的是,它的主人公并非是我,我不过是一个旁观的叙述者而已而我对它的了解是源于那几本日记。
    它们是自动出现在我锁着的抽屉里的,用一双深褐和淡紫交织在一起的细线缚着,解开一个星形的结,一张字条就自动滑落出来:
    “朋友,当你看到它们时我已离开了这里,是缘分和一丝莫名的感应引导它们来到你的眼前。这些是我这几年来关于我的生活、关于梦境的点点滴滴,拜托你替我将它们摘录、整理,让人们知道,在这充满争执、欲望和迷茫的世界之外,思维的彼岸,还存在着这么一个美丽、和谐的希望之地。”
末尾还画了几个微笑,署名是“梅尔莎”----不知为什么,看到这个名字时,我有种奇怪的感觉,仿佛有谁拨动了我的心弦。
    我用三天时间看完了所有的日记,合上眼睛,那些画面、那些声音自动映在我的脑海中,不但如此,我还可以感知许多日记上没写到的场景。
    好吧,我对自己说,我决定答应她的请求,虽然这要花去我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但这梦的一切也会在不知不觉中悄悄升华我的思维和心灵……

签到天数: 3 天

连续签到: 0 天

[LV.2]偶尔看看I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6 21:3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嘿嘿。老鹰你终于要发了啊、
其实你写的很好哦

签到天数: 1488 天

连续签到: 20 天

[LV.10]以坛为家III

我的主人:国宝级动物

我的奴隶:

海盗

樱★冰の涙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6 21:38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 梅尔莎漫游梦境(一)




    “奶奶----”清亮、悠长的叫声从一楼延续至三楼,或许再高些也听得到吧。
    她喜欢在放学回家时这样叫,这样,不用敲门奶奶就知道她回来了,早早的把门打开,送上一个慈祥的微笑。
    她很喜欢奶奶,虽然有时会吵架,但仍很喜欢。在所有亲人里面,感情最深的就是奶奶----她六岁多的时候,妈妈就永远离开了她,只留下墙上那一张黑白的相片,是奶奶将她带大的,照顾她一切的生活,前不久爸爸和阿姨结婚搬出去后,她仍和奶奶住在一起。
    ----这是一九九八年的四月,她在蔬果乐园中学读初一,她们班是所谓的重点班,老师----至少教学水平----似乎是全年级一流的,可有时对学生的态度就不敢恭维,真想不通她们哪来那么多创意,能想出那么多惩罚方法,什么罚站啦、面壁啦、跑操场啦、做清洁啦,不过最恐怖的是抄试卷,老师只用把嘴唇几张几合,做学生的却得忙几个小时,尤其是她又没学会用几支笔同时抄的这个绝招……
    不过,话说回来,老师对她还算不错的,比别的同学要照顾得多,或许和她的家庭情况有关吧,和她的说话也有联系----她从小就有点口吃,有时好点,有时连音都发不出来,因为这个她没少被同学笑话,不过就算如此,她仍喜欢回答课堂提问:有观点,何不表达出来呢,虽然她的表达有点艰难。
    她的成绩不错,在班上排名第二----这也是老师喜欢她的原因之一吧。成绩第一的是个叫吴企珩的女生,她不喜欢她,因为那个女生对人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成绩好的人都是这样,所以她也不喜欢和成绩好的人在一起,她的伴儿全是成绩中等甚至稍差点的同学,比如喜欢动画片的苏薇、画画得好的华拉斯,爱好文学的于风铃和万彬彬----别看万彬彬长得有些胖,可却是个很会做梦的女生呢,她说好想有一个果园,长着许多晶莹水亮的水果,在枝头随风轻舞----还有枝溜,虽说和她没有一个明确的共同爱好,可她的随和与真诚,让人觉得和她在一起没有任何需要提防和保留的了,梅尔莎有时甚至会靠在她腿上,不管外面多么喧嚣,心里总是宁静的。
    不过,即使如此,她仍觉得孤独,就像一张细密的网,将她的心紧紧包围----她记得有谁说过这样一句话“真正的孤独,不是迷失于静无人烟的荒野,而是迷失于人海,大家说着笑着,却无人能深入你的内心。”
    ----人群中的孤独!
    自打上初中起,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----或许,她本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吧:她几乎是唯一一个见到昆虫不但不会害怕,还很喜欢它们的女生,她喜欢自然,喜欢它的一切;她不喜欢流行歌,她觉得那些是轻浮浅薄的东西;她喜欢看书,从科幻、科普到文学、艺术,她无所不看,甚至就连爸爸妈妈当年的医学课本她也要抓来看一看,不过她只有勇气看内外妇儿,皮肤的一些图片太恐怖了,一会溃疡、一会囊肿的……她更喜欢想,不是发呆,而是在想,想着自然万物、人生百态,而最近所看的一本书则如钥匙一般进一步打开了她思想的闸门----这本书就是:
    《苏菲的世界》
    ----这其实是一本哲学书,讲的是西方的哲学史;十四岁的苏菲一天放学回家突然发现了神秘的来信,从此,在艾伯特的引导之下,开始了奇妙的哲学之旅:从悠远的古代到漫长的中世纪,从文艺复兴、巴洛克时期再到近代、现代……最后,在生日宴会时,苏菲和艾伯特离开了现实生活,彻底融入了永恒的思维世界。
    苏菲似乎是全懂了,可她除了情节,别的许多都看不明白,不过开头的一个比喻却吸引了她:宇宙是从魔术师礼帽里拉出的一只白兔,人们则是寄生在兔毛里的小虫;刚出生时,人们都在兔毛的顶端,但天长日久,许多人都滑落到兔毛深处,沉迷于柴米油盐的日常琐事,在习惯中麻木,不再有好奇,但有些人却顺着兔毛向上爬,想要看清这宇宙,一睹魔术师的风采,虽然也许会在中途掉下来,摔得粉身碎骨,但他们仍旧执著的向上攀登,这些人就是哲学家。
    哲学家是思索着的人,笛卡尔有一句话说得好:“我思,故我在” 的确,没有一个完整思维的人能算一个真正的人吗?可不幸的是,这样的人太多了,他们蜗居在温暖舒适的兔毛深处,庸庸碌碌过着一生,为物质的一切奔忙,思想的花园却就此荒芜,再也不能和自然发生共鸣;或许,他们还会嘲笑那些攀登的勇者,可谁又会知道,勇者究竟看到了什么?!
    苏菲说,是艾伯特在她就要滑向兔毛深处时,把她拉回顶端,救了她。
    ----对于梅尔莎来说也是如此,而且现在看正是时候:再早几年,完全看不懂,只会觉得艰涩,再晚几年,书会一目了然,不能激起她的思索,再说那时,她怕是早已在深处不能自拔了----可以说,是这本书造就了她。
    ----可也正因为此,造成了她的孤独----这算曲高和寡吗?她不知道。
    前些天,她写了一首诗,是她正式收录自己诗集里的头一首诗:《白蝶》
    “灰色的天空/一只洁白的蝶/在空中飞舞/孤零零无人陪伴。
    “天空不肯为它变蓝/太阳不肯为它微笑/花朵不肯为它盛开/伙伴们也离它远去。
    “灰色的天空/一只洁白的蝶/一只与众不同的白蝶/孤单的飞舞。
    “白蝶无所顾忌/毫不在意的飞着/写着梦中的诗/做着诗中的梦。
    “白蝶在灰色的天空中飞舞/它要冲破灰色的云层/迎来光明的太阳/迎来美好的明天。”
    ----她还是有希望的,毕竟她才只有十三岁,还不知道什么叫绝望,再说了,她还有梦。
    ----其实,她并非排斥所有的流行歌,有两首她就很喜欢,一首《快乐老家》,一首《朋友》----这也正是她所向往的: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,人与自然万物和谐相处,真诚相待,心灵也不再漂泊、孤寂,而是和真正的朋友一同生活、一同成长、一同感悟……
    她想着想着,呼吸渐渐变得均匀而徐缓,奶奶为她掖了掖被子,拉上了灯
    ----夜已深了……

[ 本帖最后由 孤鹰 于 2008-5-6 21:40 编辑 ]

签到天数: 1 天

连续签到: 0 天

[LV.1]初来乍到

我的主人:小小小罗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6 21:41:18 | 显示全部楼层
- -#长篇。。。膜拜下。。。估计没耐性看完。。。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6 21:4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也喜欢<<朋友>>这首歌的.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6 21:48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喜欢<苏菲的世界>,珍藏着这本书
以前还看过一个电影版,可惜只看了上集---

签到天数: 26 天

连续签到: 1 天

[LV.4]偶尔看看III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6 21:54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果然好长,不像我一般是骗人的

签到天数: 7 天

连续签到: 0 天

[LV.3]偶尔看看II

我的主人:专门唱反调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6 22:00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老鹰~ 我的放了几年就没有耐性写完~

签到天数: 1488 天

连续签到: 20 天

[LV.10]以坛为家III

我的主人:国宝级动物

我的奴隶:

海盗

樱★冰の涙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7 20:38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梅尔莎漫游梦境(一)(第二部分)




    …………
    四周一片朦胧,雾霭迷茫,她像一团幽灵一样,在雾中飘荡。
   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,白雾渐渐有了一点颜色,像天边的朝霞,泛着红光。红色越来越浓,浓得像刚流出的血----她并不惧怕血,反倒觉得那颜色艳得诱人,仿佛一团托着她的云,诱使她慢慢向前飘。
    红,渐渐又淡去了,如烛头的火光,明亮又温暖,在身边摇曳……那火光越来越亮仿佛空中扬起了金粉一般,明亮得晃眼,又如五月遍地的山菊,在风中绽放出灿黄的笑脸。
    雾还在变着,眼前幻化出青草的颜色,油油的、嫩嫩的,漫山遍野的铺着,带着雨后的清新,焕发勃勃生机。小草飘着,伸向远方,似乎与天相接,也被那广袤的天空感染,透着一丝柔柔的蓝,终于化成春日里晴朗的天空。
    夕阳西垂,蓝渐渐深了、深了,像墨一样,浓得无法化开,仿佛没有月亮的夜晚,深青色的天宇,又悄悄淡去、淡去,如梦一般飘渺,琢磨不定,好像一滴颜料溶于水中,现出极神秘的紫,又化得更淡,淡去了所有的颜色,变回当初的白雾,又似乎夹着三五点星星,时而这里时而那里眨着、闪着,白雾里化出彩色的点,不相混溶,就这么闪着、闪着,又似乎和她发生着共鸣……
    又不知过了多久,几分钟或几万年,在这里她早已没有时间概念了,只觉得雾突然变淡,被她甩在了身后,眼前是一个七芒星形的门,七个角如虹一般依次是七种颜色,而中央是绚亮的彩色,映着周围一切熠熠生辉。
    真是奇怪,她暗想,她不知门后有什么,大着胆子走上前去,伸手去推,却没有任何阻挡,就仿佛门是幻觉的一样,由于惯性,她一下子就冲入了门后面的世界,门在她身后模糊、消失了,可眼前的一切立刻就让她的恐惧消散得无影无踪:
    一望无际的草原,一片嫩绿,昆虫在脚边跳跃,却并不躲避。湛蓝的天空,像被洗过一样明净,间或飘过几朵白云,镶着太阳的金边。远处有几棵绿树,挺拔而秀美。再远些是一丛小小的山包,披着黯绿的秀发,一条银亮的带子从山上铺下来----是小溪,流水淙淙,仿佛欢快的歌谣。溪中点缀着卵石,色彩斑斓,还有小鱼,一身鳞衣镜子一般反射着太阳的光辉。微风拂面,小草全都俯向一方,树叶轻轻抖动,溪水碧波荡漾,鱼儿在卵石间欢快的穿梭着……
    只是----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梅尔莎自言自语,“我好像从没来过这儿。”
    “这里是巴托亚草原。”头顶上一个细细柔柔的声音道。
    她抬头看了看,没有人,前后左右都看了看,仍旧不见人影,“是谁和我说话,你在哪儿?”她问道。
    “是我呀,”那个声音移到了她前面来,“我是雨儿。”
    雨儿?她向前看,面前只有一只麻雀大小的鸟而已:它全身毛羽青翠青翠的,脑袋上有一撮小小的羽冠,翅膀不很大,身后却有一对长长的尾羽,嘴和爪子是嫩黄的,红豆似的一对小眼睛正盯着自己呢!
    ----难道刚才和自己说话的是它----这么一只小鸟儿?
    这太不可思议了!
    “干什么这样看着我?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?”它说着,不知从何处拿出一面小镜子,自顾自的照了一会儿,“没有呀!”
    “你是鹦鹉吗?”印象中只有鹦鹉、八哥会说话,而八哥显然不可能是绿色的。
    “鹦鹉?!”小鸟笑了起来,“你居然以为我是鹦鹉!”
    “那你为什么会说话?”她终于讲出了她的疑惑。
    “我们这儿动物都会说话!你居然问这个问题!你是不是被椰子砸到头了!”
    “才没有呢!你见过椰子?”她长这么大了还没见过真正长在树上的椰子,那果子只有海边才有生长,她可是生活在大陆深处,从没见过海,她也不认为这么一只生活在草原上的小鸟会去过海边。
    “当然,长在海边高高的树上,好大个呢,就算大象被砸到也会很疼的吧。”
    “你去过海边?”梅尔莎难以置信。
    “当然,如果愿意,现在就可以去!”
    “怎么去?飞吗?”
    “说你砸到头你还不承认,几十万米我飞去还不累死呀!当然用空间转换啦!”
    “空间转换?!”梅尔莎觉得掉进科幻电影里了。
    “拜托,你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吧?用法术、用转换器都可以的。”
    “法术?转换器?”她彻底云里雾里了。
    “不会吧----”小鸟要绝望了,“连这也不懂,你究竟是不是梦境人呀?!”
    “梦境?!这里是梦境?这么说我在做梦?”
    “天啊,你真不是梦境人!你是从现实来的呀!你是哪个宇宙空间的?”
    梅尔莎摇了摇头,她不明白它说的是什么。
    “宇宙分为若干个宇宙空间啦,再往下是星系、星座、恒星系、星球什么的。”
    “哦,我是地球的。”梅尔莎机械的回答着。
    “地球?没听过。我叫阿尔法来回答你好了!”说着,它向草丛中叫着,一个雪白的身影从远处跑了过来----那是一只----
    狼!

[ 本帖最后由 孤鹰 于 2008-5-7 20:40 编辑 ]

评分

参与人数 1金钱 +16 经验 +8 收起 理由
梧桐哥哥 + 16 + 8 初步读了鹰姐和奶奶的故事

查看全部评分

签到天数: 4 天

连续签到: 0 天

[LV.2]偶尔看看I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7 21:24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SF一次

签到天数: 4 天

连续签到: 0 天

[LV.2]偶尔看看I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7 21:2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好啊好啊,我喜欢有想象力的作品
三十万字,这个坑用来焚书坑儒都够了。

签到天数: 1488 天

连续签到: 20 天

[LV.10]以坛为家III

我的主人:国宝级动物

我的奴隶:

海盗

樱★冰の涙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8 19:2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 梅尔莎漫游梦境(一)(第三部分)


    梅尔莎吓了一跳,不过那狼并没有攻击她的意思,而是站在了她的面前。
    “阿尔法,”小鸟冲狼叫道,“我刚刚碰见一个从现实来的女孩,她好像什么都不懂。
    “她从哪儿来?”狼也开口道。
    “什么球吧,没听说过的一个地方。”
    “我也没听说过。”狼转而对她道,“不过你能有意识的来到梦境,就说明你有能和自然共鸣的思想,梦境已经接受你了,你以后什么时候想来,睡个觉就可以来了。”
    “哦……”她点了点头,其实还是不大明白。
    “你叫什么名字,做个自我介绍吧,我们交个朋友。”
    “我叫梅尔莎,十三岁,上初一。”
    “什么叫初一?”小鸟问道。
    “初中一年级呀!小学六年,初中三年,高中三年,大学四年。”看来她也得不停解释。
    “呃,这儿小学也是六年,中学六年,大学还是六年。我也十三岁,才上小学一年级呢!我们这儿十二岁才上学,大学毕业了三十岁也就成年了!”,“我叫夏琴雨,你叫我雨儿就可以了。我是一只青鸟:我们女生是青鸟,绿颜色,男生是翠鸟,蓝色的!”
    “我叫阿尔法,姓撒塔,是家里这一代的老大,所以起了这个名字。你的名字是什么含义?”
    “含义?”
    “对呀!有的像一溜音节似的名字是有含义的。”
    “我姓梅,叫这个名字可能只是顺口而已吧,家里人喊我‘莎莎’;我还给我自己起了个别名,或者说是字吧,叫雪隼,我喜欢这种鸟儿,也喜欢下雪。对了,这里有雪吗?”
    “这里是林源星又不是冰原星,这个季节平地上早没雪了!”雨儿道。
    “等等,我记得有一个地方有,离我家不是很远。”
    “你是说那个什么湖吗?”雨儿似乎想起什么了,“比你家还要往北的地方?”
    “直波湖!北极圈以内好多呢!那里五月底才开封,现在才四月初,还冻着呢,又有冰又有雪的,不过人烟稀少,可能走很长时间还见不着一个人。”
    “那谁陪我堆雪人、打雪仗呀?”
    “那你先去,我们放学了再来陪你吧。”雨儿爽快的答道。
    “我怎么去?又不认识路。”
    “简单!睡觉之前你不停想着这个词,想着‘我要去梦境林源星直波湖’,一直想到睡着就可以了。”,“不过你还得想着多长点羽毛,不然会冻死的。”
    “羽毛?我长羽毛?”
    “她是说你要多穿点衣服,假如你不会用法术控制温度的话。”阿尔法又转向雨儿,“他们人是穿衣服的,不是长毛。”
    “那是什么?”梅尔莎突然叫道。伙伴们顺着她的目光望去,远处,黑色的东西自由落体般从高空直扎下来。
    “一只鸟,在玩特技吧。”
    “不是,特技不是这样玩的,我都飞了十几年了,我知道飞是什么一回事。他或许是出什么麻烦了!”雨儿飞过去想帮那只鸟,无奈自己太小,根本无济于事。那只鸟掉到山包那边去了。梅尔莎和阿尔法也赶快跑了过去。
    ----那是一只黑鹰,全身羽毛黑得发亮,虽然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但还是很美,不过现在可不是欣赏的时候,不管是什么原因,从那么高摔下来一定伤得不轻,即使一眼看上去没有出血。
    “快,阿尔法,你赶紧用你的什么感应呼叫急救队。”
    “你看,他好像已经醒了!”
    说话间,黑鹰已经睁开了眼睛,金色的眼睛里泛出一点点紫色的光,眼神里溢出浓浓的悲伤和一丝茫然。
    “你还好吧?”梅尔莎问道,却不料黑鹰突然直直的盯着她,用她听不懂的语言说出了一个词,可随后又摇了摇头,“对不起,我认错人了。谢谢你们关心我,告辞了。”说罢,他极优雅的点了点头,拍拍翅膀,消失在蓝天白云之中。
    这下该梅尔莎茫然了:“这里还有另一种语言吗?”她指的事那只黑鹰说的那个听不懂的词----虽然听不懂,可却似乎十分动听的样子。
    “梦境的语言早就统一了。”阿尔法说道,“刚才那是梦境古语,又称作‘天籁之音’,是各种生物鸣叫、风声、水声、自然界一切声音的集合,存在了几百万年了,但据说因为即使用法术介入,现实人也听不懂,又不好学,一千多年前终于逐步废止,改用现在的语言。”他似乎有点博学的样子。
    “他刚才说的是什么?”
   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    “哎呀,不知道算了,我们接着玩吧。”雨儿着急了。


    他们继续在草地上嬉戏,直到奶奶叫她起床
    ----上学时间快到了,迟到了是要罚站写检讨的!
    梳洗,吃饭,背书包上学
    ----又一天开始了。
    今天的她是否和昨天有什么不同呢?





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(未完待续)




[ 本帖最后由 孤鹰 于 2008-5-8 19:32 编辑 ]

签到天数: 1488 天

连续签到: 20 天

[LV.10]以坛为家III

我的主人:国宝级动物

我的奴隶:

海盗

樱★冰の涙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8 19:40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下节预告~~
只有女主人公是不行滴~~
so,男主人公要出场啦~~~
男主人公的特点:1.他是男滴~~2.他是主人公~~~(废话~~)
地点:梦境~~主直辖星林源星~~北极冰湖直波湖~~~
雪,在冷寂、壮烈的冰原上飘落,它们,是不是和血一样美艳、灿烂~~~


欢迎鼓励或拍砖

签到天数: 1488 天

连续签到: 20 天

[LV.10]以坛为家III

我的主人:国宝级动物

我的奴隶:

海盗

樱★冰の涙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9 22:30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梅尔莎漫游梦境(二) (第一部分)

    梦境?!
    她竟然到梦境去了?!
    她不过是做了一晚上的梦,可为什么那一切像真的一样?和青鸟和狼说话,这多么神奇、不可思议!还有,那狼说她已被梦境接受,以后可以常去了,这是真的吗?
    到底是真有梦境,还是仅仅一个虚幻的梦?
    她不确定,但仍把它记录在日记本上,毕竟是一个有趣的梦嘛。
    她宁愿相信它真实存在,这个美丽的地方,她决定按照阿尔法所说,在睡前默念“梦境、林源星、直波湖,梦境、林源星、直波湖,梦境、林源星、直波湖......”
    呼......ZZZ......

    梦境、林源星、直波湖:
    雪原,一望无际的白色,耀眼的白,白中又泛着点蓝、泛着点紫----冰蓝、雪青,这是雪原永恒的乐章
    乐----
    风,呼呼的吹着,像火车奔驰而过;雪,簌簌的落着,在脚下吟唱:在黯白的天空打着旋儿飘下,这六边形的晶体,每片都有不同的花样,落在深褐的头发上,落在鹅黄的棉衣上,还有火红的围巾上,为它们披上一袭洁白轻柔的羽衣
    ----她太爱雪了,这冬的精灵,哪里有它的身影,哪里就如童话中的仙境----可她却自幼生长在一个南方的城市,一冬只有一场雪,第二天就化了,如昙花般稍纵即逝,只留给人无限的怀想、心驰神往----她多羡慕北方的城市呀----东北,她从未回过的家乡----听奶奶说,那儿的雪一冬都不会化,孩子在冰上坐爬犁、打冰陀螺......爽呀......
想着,她一边向前走,踩得雪咯咯响。

11.jpg (网上找到的图片,假设为想象中的直波湖~~当然,没有想象中有感觉。。。)

    ----眼前就是直波湖了:无边无涯的冰面银亮如明镜,又仿佛黑夜里的月光,温柔又皎洁。
    湖边有几点淡红,若隐若现,延伸到湖中央;湖中央,冰面上有一杆淡紫,发着光----它似乎会动,举起了什么紫色的东西,细长形的,突然绽放出夺目的紫光。
    她想过去看个究竟,信步迈上冰面,她立刻发现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脚,它们不由自主以极快的速度向前滑
    ----吱溜----
    “哇----”她有点不知所措的叫了起来,更让她不知所措的是她正向那杆淡紫冲去,“小心呀,我控制不了方向,要撞到了!
    淡紫并没有反应,而是举着细长紫色的东西停在半空,似乎在酝酿着,不理会她的呼喊,片刻之后,只听它喊一声,“对不起了!”似乎含着哭腔,然后细长的紫色方向一反转,向它自己逼去
    ----也就在这时,梅尔莎和它撞上,把它压在了身下!
    ......
    疼......疼死了,冰这么硬,她身下压着的那个东西更硬
    ----那个东西!她想起来了,赶忙爬了起来,坐在一边,那个东西发着淡紫色荧荧的光----那是个----人!
    她吓了一跳,半天不敢动,盯着那人:
    那是个极高而瘦削的人,一身淡紫色的衣服,一头淡紫色的头发,带着波浪一直披到脚踝,眉毛浓密,睫毛修长,俱是和头发相同的颜色,就连皮肤也有些微微泛紫。脸色出奇的苍白,像古墓里沉睡的幽魂,可面容又出奇的英俊秀美,仿佛巧匠精雕细琢的一件工艺品
    ----不过她现在可没心思欣赏工艺品,因为那人一直闭着眼睛、躺在冰面上一动不动,似乎是被刚才的冲击给震晕了----这难道是件易碎品,出了什么问题了?!
    梅尔莎有点害怕,轻轻推了推,工艺品终于醒了,慢慢张开了眼睛,那是一双淡紫色的眼睛,噙着泪水,噙着绝望的悲伤。
    “你还好吧,有没有哪里受伤?”梅尔莎问道,扶他坐了起来,他似乎很轻,没费什么力。
    他也注意到了她,神色突然有了变化,一下子扑到她的怀里:
    “妈妈......”他喊着,哭了出来,很伤心的样子,好像被什么东西呛到,突然一下呼吸急促,不住的咳嗽。
    他这一哭也勾起了她的回忆与伤心,她忍不住也一起哭了起来......
    持续了许久,那人终于平静了下来,当他抬起头时一下子呆住了,半天才挤出一句话,“你是谁?”
    梅尔莎也愣住了:她竟和一个陌生男生相拥而泣。
    她这一愣,他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触电般跳了起来,“对不起,我认错人了......”,他神色黯然,“你和她好像......”
    “和谁?”
    “我妈妈......”工艺品低声道。
    “我长得像你妈妈?!”吃惊。
    “不,不是长得像......我小时侯没意识到,大一些之后回忆起来觉得她有一股精灵的气质,我也不知为什么。刚才碰到你也有此感觉,以为那一切不过是一场恶梦,她又回来了;或是我看见的仅仅只是幻觉......”泪,又悄悄滑落,晶莹,像山里的泉水,海边的飞浪......
    梅尔莎不做声,她不知该说什么。
    “刚才你为什么也哭了?难道你也......”
    “我听见你喊妈妈,哭得那么伤心,我也想我妈妈了,我六岁的时候她就去世了......”
    “对不起......”
    “应该我说对不起,我撞到你了。”
    “没事,或许我反该谢谢你......”
    “?”
    “那你怎么办?你不伤心吗?”
    “怎么会不伤心?每年清明节扫墓都很难过,不过我还有奶奶、爸爸,还有家家、爷爷、姑姑、舅舅、姨妈,还有许多同学,不但如此,我还有梦呀,我还希望能有个朋友,一个能理解我、懂我、和我有共同爱好又默契的朋友!”
    “梦?......朋友?......”他喃喃的重复这两个词,浓浓的悲伤渐渐淡去了,似乎燃起了一丝希望,“我作你的朋友吧。”
    “你?”
    “是,或许我可以理解你,和你有默契----再说了,我或许也正需要一个朋友,一个可以理解我、感染我的朋友……”他微笑起来,像长夜中的一星灯火,冬日里的一抹阳光。
    梅尔莎也点了点头,他的笑容中有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魔力。

[ 本帖最后由 孤鹰 于 2008-5-9 22:39 编辑 ]

签到天数: 59 天

连续签到: 0 天

[LV.5]常住居民I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9 22:52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更新抢SF

在baidu某贴吧 跟吧主抢SF抢到被封号的人飘过......

签到天数: 1488 天

连续签到: 20 天

[LV.10]以坛为家III

我的主人:国宝级动物

我的奴隶:

海盗

樱★冰の涙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5-11 13:00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梅尔莎漫游梦境(二)(第二部分)

    “对了,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    “我叫梅尔莎,十三岁,初一。”
    “你是从现实来的吧?”
    “是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    “梦境不分初、高中,只有现实的某些星球某些地区分。”
    “那你知道地球吗?”
    “地球?”他抬起头望着天空,“那是个常年战争的地方呀……主导生物是人,可却没带好头。人和人战争,人和自然也有战争,真不知那些动物、植物究竟得罪了他们什么,竟是那样的屠杀!”又对她道,“你生活在那样一个星球,居然能达到被梦境接受的思维层次,真不简单呀!”
    “什么叫思维层次?”
    “一种思维境界,和自然的融洽程度,人生观、世界观和梦境自然中灵的氛围发生共鸣,有了这种共鸣才能与梦境自然中的一切和谐相处,成为梦境中的一分子。”
    梅尔莎点了点头,似乎明白了一些,“可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梦境?”
    “你们那儿的人能达到梦境基本思维层次的太少了,所以也少有人可以有意识有记忆的来到梦境,也当然不会有关于梦境的消息了。”
    又点了点头,突然想起什么,“你还没做自我介绍呢!”
    “我?!”,“你想我是做什么的?”
    “你已经上班了?”
    “上班?!”他想了想,“哦,这里不叫‘上班’,不过我确实有职业了。”
    “演员?”
    “?”
    “我们那里长得不错的会被挖去作演员。”,“你简直像件精美的工艺品似的。”
    “照你所说我们这儿全是工艺品了。”工艺品笑道。
    “刚才你一撞就晕,我还以为你是易碎品呢!”
    “有可能。”
    “你还没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。”
    “我叫潘利库,是个法师,实际年龄十八,控制年龄二十。”
    “你是魔法师!你会魔法吗?”兴奋。
    “法师可不仅仅只有魔法师,事实上,从古代算起,成体系的法术共有六、七种,法师也有这么多种类,不过许多都已经淘汰了,你所说的魔法现在还在,但也差不多了,而它的前身,巫术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    “那你是什么法?”
    “想象术。利用想象力激起法术的灵来完成行动的法术,表达形式是脑象图而不是手势和咒语。”
    “那你会做什么?会骑扫帚吗?”
    “干什么要骑扫帚?”
    “飞呀!动画片里的魔法师都骑扫帚飞!”
    “梦境没有哪一个时期的法师需要骑什么扫帚,那么细细的,骑着才累呢!”,“我们都可以自己飞,变成其他动物或借助其他动物也可以,如果长距离或跨星球的还可以用空间转换。”
    “你生下来就是这个颜色?”
    “嗯,梦境各种动物就算是人,颜色也都是丰富多彩的。法师们也都有自己的代表色,也就是法术光的颜色,通常和其发色、虹膜的颜色相一致。”他边说边把一个紫色的细长物体插回腰间。
    ----这回梅尔莎看清了:那是一把长长的剑,通体淡紫,晶莹而又润泽,剑柄末端有一个紫色的星星,下面一对翼状交叉,尖端都缀着红宝石般鲜红的点,剑柄和剑身交汇处是一丛紫色的鸟羽,从中飘出一对极其细长的羽绦,却是奇怪的彩色,在每个点上仿佛都包含着所有的颜色,却又并不相混溶----彩光荧荧映着紫光幽幽,简直----简直也像件工艺品!工艺品一样的剑配工艺品一样的人,有趣。
    “你佩剑吗?”虽然毫无疑问,但她还是觉得奇怪,记得动画片里魔法师是用魔棒、魔杖什么的,武士才佩剑呢!
    “紫光剑。我们认识五、六年了。”
    “认识?”她觉得这个词很新奇,她可不会把自己买一本书买了一年说成和这本书认识一年。
    “他是有思维的,也可以说话,我们是朋友呢!”
    “有思维的剑!”太不可思议了,“他现在怎么不说话?”
    “我刚刚想做一件他认为很糟糕的事,他说服不了我,所以现在大概生我的气了!”
    “谁生你气了!”另一个声音道----这声音和潘利库的有点像,
    “你好,梅尔莎,我替他谢谢你。”
    “?”
    “你以后会明白的。如果他心情不好,还麻烦你开导开导他。”
    奇怪?为什么这样说?难道……
    “你到过梦境哪些地方?”潘利库问她。
    “昨天刚来,就去过雨儿他们的草原。 我问他们哪里可以下雪,他们就让我先到这里。”
    “你已经会定向了!”他赞许道,“他们挺会教呀!嗯,可习惯上还是法师带比较好----你喜欢四处游赏吗?”
    “喜欢吧,不过我只旅游过一次,去庐山,有好大的瀑布,好漂亮。”
    “想不想看更漂亮的瀑布?”
    “想!”
    “过几天我带你去彩虹瀑布山 !”
    说话间,雪已经变得很小了,很久才有一星半点飘下。
    “你也喜欢雪吗?“
    “嗯,不过我们那里很少有雪。”
    “你见过这么大的雪吗?”
    “大?”她不认为这样的雪可以称作大。面对她的反问,潘利库微笑了,就在那笑容荡漾开的时候,奇迹发生了:
    快要停的雪突然变得很大,在狂风中打着旋儿,像被撕扯的棉花或是一群群的白鸟飞过天空时飘落的羽毛。

7.jpg (直波湖的傍晚)

    她疑惑的望着潘利库:他张开双臂,风从他身边穿过,长发翻飞如滔天的巨浪,长大衣的下摆猎猎起舞。
    她觉得他像一只鸟儿,在风雪中翱翔,虽然和她见过的那些虎背熊腰的张飞们相比,他长得未免太柔弱了些,可骨子里却透出一股莫名的力量,这力量和自然的伟大力量交织在一起,溶为一体----这就是法术吗?
    “这些都是你变出来的呀!”她开始体会到法术的神奇了。
    “不是变的,不过也是我唤出的吧。”他见梅尔莎一脸惊喜,又加了一句,“这对于法师来说只是个小把戏而已。”
    “那法师是干什么的?”
    “和一切共鸣,或者说,赋梦----每一个法术的动作都可以造出一连串的梦,也可以有意去造梦,赋予梦境和现实的居民们,渗入他们的思想,让他们的心灵向自然靠拢,让他们的潜意识和自然万物共鸣。”他说着,眼睛却望着天,随后摸出一杆长长的笛子,呜呜的吹着。
    笛声悠长、凄婉,似在饮泣,又仿佛在怀念远方的亲友,只是这远方太遥远太遥远,分明已是隔着阴阳、那永难冲破的生死之门,于是这怀念也便成了悼念,悼念一个逝去的年代,一群远去的幽魂……
    这笛声仿佛有摄人心魄的力量,梅尔莎听得忘乎所以,如痴如醉。
    不知何时悄悄变了音调,仿佛一丝阳光驱散了阴霾,又如万里沙漠中的一点绿意,或是茫茫大海中的一星小岛、一条青翠的橄榄枝,曲调中隐隐透出了生机,就像长夜中的一盏幽灯,或是一颗火星引燃了将熄的篝火,孤独消散了,哀伤也淡去,绝望的废墟中播下了一粒希望的种子,破土、萌发,生出了油油的嫩芽,和风拂面,春天终于来了----虽然她姗姗来迟,但在最后一粒种子将要冻死之前终于来到了,带来了未来的期冀,这是生的希望!
    一曲终了,梅尔莎方才醒过神来,才开始注意潘利库手中的笛子:这是一杆极细长的笛子,却是白森森的,闪着寒光,上面有奇怪的花纹,还有鲜红的一点,像一滴鲜血,尾端飘着一黑一白两片羽毛,黑的像墨,白的似雪。
    “这是什么笛子?”她觉得它一点也不像她见过的任何一种笛子。
    “雨梦山的鹰骨笛。”
    “鹰骨笛?它是用骨头做的?”
    “雨梦古堡的首任主人为了悼念他的朋友,一只为救他而牺牲了自己的山鹰,将她的骨雕成了一杆笛,挂上她的一对羽毛,又将自己最喜爱的血星也缀在了上面,然后为她举行了葬礼。后来他从其他山鹰口中得知她一直爱慕着他,就更珍视这笛子,高兴的时候,伤心的时候都会吹响笛子,仿佛对朋友倾诉。天长日久,笛子也似乎有了灵性,可以洞察一切情感,深入人的心灵。后来,法师不知去向,笛子却被留在了雨梦山。雨梦古堡后来的主人里不少都和笛子打过交道,它也和法术的灵相结合,和法师、法术界一同发展着。”
    “再后来呢?”
    “再后来它就到我这儿来了。”他边说边在冰上漫步,飘飘的步子,仿佛在空中一般,但却很稳----

[ 本帖最后由 孤鹰 于 2008-5-11 13:06 编辑 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11 13:05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奇幻世界,写的真好!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11 22:27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终于要出长篇了,记得最开始是在23U上听你说起的,呵呵,来支持下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我的主人:暂无主人

我的奴隶:

发表于 2008-5-11 22:29:49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点玄幻呢,还是女生写的,厉害!!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    论坛帮助|手机版|小黑屋|联系我们|( 鄂ICP备07004687号 )

© 2007-2013 Powered by MEB团队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